鬼缘---无言的约定这是20年前的一段回忆也是一段离奇的经历,小时候我和外公外婆住在乡村的一个小土屋里,六岁那年昏黄的油灯下外婆哄着我睡觉,突然我看见纹帐角有一个身影在晃动,我指着身影对外婆说:“我看见大嫁了,你看她在那儿晃动......”外婆一下捂住我的嘴巴把我拉进被子里呵道:“别胡说,睡觉。” 次日清晨传来大嫁的死讯,我在床上听外婆对来人说:“你们回去吧,我早知道了,昨夜她已来过了......”过一会儿外婆拿着纸钱在我的额头擦了几下嘴里说:别怕别怕。我推开纸钱答:不就是见鬼了我才不怕。第二天,我一个人在堂屋玩纸牌,抬头间我发现屋角上空有一只手,而且手式为“八”字,“啥意思呢?”我好奇的叫来做饭的外公让他看,“在哪在哪?我怎么看不见?”“那不就是。”我和外公争吵惊动了厨房里的外婆,她大叫:“进来进来还看怎么看。”外公这才警觉一下子把我抱进了厨房,第二天我被送回了家。虽然离开了外婆家,但是大嫁的魂魄并没有离开我而如影随行,每晚如约而至,飘飘缈缈似云非云似雾非雾,飘荡游移每一个墙角然后静静离去,她的来临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如同一份默默地牵挂,一份亲情的眷恋。花开花落,是否有一份前世的约定我们已相依相伴八年,夏日的一天她突然溶入我身体附身,她象一团火焰渗进我的骨髓燃烧我的身体溶化我的血肉,把我烧干成一架骷髅,我的身体慢慢变得很重很重......她离开时我又恢复了正常只是觉得自已很累很累,她很少附身,很多时间都是默默相望,只到有一天我上完夜校回家,一进门就看见她在家等我,我太累了倒床就睡,刚躺下她就附身了,这时妹妹叫喊:“姐,你的脚压住我了,好重快拿下去。”我才知道我的脚压在了我同床妹妹的身上了,我被控制了身体根本不能动。“你自已拿,我不知道脚在哪里。”“我能拿下来还叫你,你的脚太重了我搬了好几次搬不动。”妹妹回答。这时我身体突然一轻她很快离去了......第二天清晨妹妹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恶梦:死去的大嫁骂了她一晚上。我知道是妹妹的打扰恼怒了她,后来她来过几次就再也没来了。在她追随我的那一天注定了我们无言的约定,我也明白了那个“八”字的底蕴,是怎样一段前缘能让我们相依相伴八年,她若转世今生我们能相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