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届夏令营 净慧老和尚开示禅修

第十一届夏令营 净慧老和尚开示禅修

 

  (2003年7月22日上午)

  我想我们来参加夏令营的每个人要对自己有个要求。在开营式的时候你们都有一个宣誓,那个宣誓就是对自己提出一个要求。自己有要求就会有进步,自己如果没有要求就很难进步。所以每个人都把腿盘好,能盘多长时间就盘多长时间,盘单盘就行了,不要盘双盘。我可以跟你们下个保证,就是盘腿决不会使你的腿受伤,这点你们记住,腿受不了伤。在寺院里边小和尚盘腿,那是很辛苦的,把双盘盘起来,然后拿石头压住,那样他都不会受伤。因为盘腿只是把软组织撑开,撑长,让它的血管能够流通以后,它就不疼了。所以你们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大家都盘好没有?盘好了,我们盘一小时。要忍,要忍住点。

  为什么我们要来参加夏令营?我们从一个最浅的层次来说,就是锻炼我们的意志,我们年轻人未来的生活,未来的道路不见得就像这个长廊铺得这么平,不见得就像柏林禅寺这个路,也不见得都像高速公路,那么整齐,那么平坦,也许你们未来的路就像乡下的小道一样,就像山上的路一样,高高低低,高一脚,低一脚,沟沟坎坎的。那么,如果说一个人没有毅力,想要很好的走完人生的历程,不容易。所以我们参加夏令营这个活动,它的意义是多方面的。通过这个盘腿就可以锻炼我们的毅力。在日本,在韩国,那些运动员都要到寺院去参加坐禅,那是每个礼拜都必须去的。大家可能知道日本民族的性格,知道韩国这个民族的性格,是很有毅力的,哪怕是这个腿疼断了,他都不会放下来,他一定要达到终点的要求,否则的话,他不会轻易地把腿放下来。那是什么呢?那就是毅力。如果这个运动员没有毅力,他一定不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一定不能在比赛的时候战胜对方。所以你们一定要把这一点内容,把锻炼意志和毅力这个内容作为你们夏令营七天生活的要求之一,我们举办这个活动也是这个意思,也是希望能够锻炼青年人的意志。我们中华民族每一个人都有意志,都有毅力了,我们的国家就有希望了,我们的民族就有希望了。锻炼意志和毅力,盘腿很重要,它又酸又疼,那种难受是说不清楚的。好像也是这个,只有每个人自己去体会。如果你闯过了这一关,那种舒服,那种成就感,也描述不出来,也是只有自己去体会。但是这一关一定要突破,不突破这一关,想要学佛,或者想要学打坐,或者是将来想在学问上工作上有什么成就,没有毅力的人,成就有限。没有毅力的人,不能够真正取得人生最丰厚的这一份礼品。

  我今天讲的,主要是如何来面对和处理我们刹那生灭的心念。我们的心念就像小溪流水一样,就像长江的滚滚波浪一样,就像大海一样,没有一时一刻平静过。那么我们为什么从小溪说到长江大河再说到大海呢?我们的人心呢,有时候会有一些相对的平静,就像小溪流水;有时候会有一些烦恼,这些烦恼一下子又克服不了,那就像长江大河的波浪一样;我们的心念,高兴到了极点,或者是仇恨到了极点,那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此起彼伏,没有平息的时候。那么我们就要一步一步地来调。从大海的波涛慢慢地调整到长江大河的波浪,然后再把这个心态又调整到小溪的流水那种波浪,很缓,潺潺流水,然后要调整到沉潭止水。为什么沉潭的水会不动呢?因为没有风浪。风浪是什么呢?风浪就是我们的妄想心。这个妄想心能够逐步地平息下来,我们的心念就会慢慢地减少活动,就会慢慢地符合修行人修行的要求。所以打坐,从它的初步来讲,最主要的就是能使我们的心念趋近于平静。心念平静了有什么好处呢?心念平静了,我们就有智慧,我们有了智慧,就会正确地处理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所面对的一切问题,就会有选择地接受正确的知识,排除、拒绝那些不正确的东西。所谓因戒就生定,因定就发慧。

  今天要跟大家提出来交流的,就是达摩祖师的一个方法。他的这个方法是什么呢?叫做安心法。达摩整个的思想有四句话,这四句话是他的弟子(昙琳)总结出来的:要如是安心,如是发行,如是顺物,如是方便。达摩祖师的禅,达摩祖师的思想,就是这八个字:“安心,发行,顺物,方便”。这位昙琳法师进一步解释怎么样叫做安心,怎么样叫做发行,怎么样叫做顺物,怎么样才算是方便。他说:“如是安心者壁观”,把我们这个心呢,就像一堵墙壁一样,我们这个心所面对的就是一堵墙壁,叫“壁观”,你能够做到这样,就能安心。“如是发行者四行”,“如是顺物者防护讥谦”,“如是方便者遣其不著”。

  今天讲其中的第一句话,只能讲这第一句话,“如是安心者壁观”。比如我们今天是在这里打坐,可我们每个人当前的心态能不能就像面对着一座墙壁,大家静下心来,坐五分钟试试看。静观自己的心态,静观自己刹那起念的心念。(五分钟过后)

  我们如果能保持五分钟的安静,那我们就非常地有希望。因为修行跟其他的任何事情一样,都是一种积累。还是要有坚定的信心,不要动,要忍痛,年轻人一定要有信心,有信心是一种自我肯定,有信心是自己生命价值的表现。“心如墙壁”,仅仅是一个比喻而已,大家千万不要移来一座墙壁放在心头,那样就会成为毛病。“心如墙壁”,就是我们的正念能够打成就一片,妄念没有地方进来,那个意思就是墙壁,这个初步的意思就是这样。当然,“心如墙壁”它还有更高的要求。但是,第一步就是不让妄念在心头起伏,要正念相续,让正念一念一念地连续起来。如果我们真正地在心头竖立起一面墙壁,那可能就会堵在心里,会给我们的呼吸顺畅、血液流通带来毛病。

  “心如墙壁”在禅宗的典籍中叫作“壁观”。唐朝的圭峰宗密禅师作了一本书叫《禅源诸诠集》,他说达摩以“壁观”教人安心。“壁观”的具体要求是什么呢?有四个步骤:“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外止诸缘,就是我们在修禅定时,要专心致志,心无二用,跟外面的人和事暂时停止接触、停止攀缘。比如说我们在打坐时,肯定要把手机关掉,把门关起来,给家里人一个交代,告诉他们自己在干什么,希望他们不要打扰。如果家里人很同情你,你可以把实情告诉他,说“我现在在打坐”,如果家里人不同情你,你不妨跟他说,“我现在要休息,请你们保持安静。”这算不算打妄语呢?不算,这是一种善巧方便,为了保护自己。我想,说“休息”是最好的。因为休息的意思包括不跟外部接触,也包括我们内心的妄想能止息,一语双关。所以要外止诸缘,诸缘主要指的苦乐忧喜,人我是非等等。像这样的事情我们都要停止攀缘,停止去考虑它。内心无喘,这个喘就是心在起伏,心里面经常有的妄念。“外止诸缘”是指比较具体的一些事情。“内心无喘”呢?就是要停止一些内心的杂念,使我们的心像墙壁一样,针插不进去,水泼不进来,那就能够做到心如墙壁。能够达到如此的要求,才可以入道。入道是什么呢?是入修行的门、修道的门。我想可以用这四句话来指导我们调整自己的心念,检查自己在用心的过程中能否达到这个要求,或者说能有多长的时间达到这个要求。开始的时候不能要求太高,有一分钟做到这样也是不错的。我是很实在的,因为我们实际上连一分钟都做不到。如果再说绝对一点的话,连一秒钟都做不到。如果用这样的要求来看待我们的心念,你就会晓得这个问题太严肃了,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的心是分分秒秒都没有停止妄想分辨。我有一个要求,要求从一秒钟开始。有了一秒钟,就有两秒钟,如果有六十秒钟都能心如墙壁,那就有了一分钟。有一分钟能够静下来,那就是我们修行上很大很大的进步。把“心如墙壁”的要求用时间来量化了,修行、修禅定就很具体了,就不那么抽象了。大家再试试看,这一分钟能不能静下来,开始。(一分钟过后)

  这一分钟能不能静下来?——很难。所以说,我们这个毅力的养成,意志的养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下面大家把腿盘好,坐十五分钟。(禅坐十五分钟)

  下面大家可以活动活动,休息一下。(休息十分钟)

  我在开营式上讲,“善用其心、善待一切”,大家在七天之中要好好体会这个思想是什么。《净行品》有一百四十一个偈子,是在时时处处,事事物物都要善用其心,这个思想境界多宽广,这个思想境界就叫做华严的境界,那是像大海一样的。所以一定要扩展我们的心量,把心量扩展到一切众生,万事万物,那么我们打坐也是要训练这个心,训练这个心在万事万物上面都能善用其心,善待一切。

  我感觉到这两句话是当前我们人类处理一切问题的一把钥匙,我们人类的善心太少了。所以我们要训练这颗心,有慈悲;有智慧;向善、向上,使这颗心时时刻刻都能够安定下来,如是安心。“如是安心”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像这样地去安心,壁观——我们处处看到一切事物不要去分别,就像看到一面墙壁一样,不要分别。不分别,你的心就安定下来;一分别就糟糕了——他又在说我,他又在议论我,他做的一切事情对我有妨碍,总没想到我对别人有所妨碍。大家想过这个没有:我总在妨碍他人。人很不容易做到这个,打坐就是教我们要在一定的时间内,让妄想的心,千头万绪,千丝万缕的心集中到一点上。这一点是不是妄心呢?也是妄心。这一点就是那天王致远先生讲到的“芥尔一念”,这个“芥尔一念”就在前念与后念中间。这个中间的空隙有多大呢?严格地讲起来是没有空隙的。如果说有空隙,就像那个芥子那么大,那个空隙就那么一点。我们观心,让心如墙壁,就是在这个地方用心。前念与后念之间,那个中间的一点点间隙之间,那一点能够把握住了,那就是不生不灭;那一点把握不住,就是生灭心不停地在流转。如果我们观察这个心能够观察到“芥尔一念”,观察到一秒钟这样的程度,心如墙壁就可以逐步做到。(对某位营员说)这位营员把腿盘好,一定要有毅力。不管你是信教还是不信教,盘腿打坐对每一个人都是必要的。因为锻炼意志,锻炼毅力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一种修养,一种人生体验。我看很多人都不错,坐得蛮好。

  这里讲一个插曲,也是一个真实的事情。2001年11月5日,江泽民主席到柏林禅寺来过。我们在一起讲了很多的话,有一个多小时,那个时候明海大和尚讲到他出家的因缘,讲到他很喜欢打坐、修禅,所以他想出家在这个方面用一些功夫专修。他听了也在点头。后来到临走出去,我们送江主席出去,江主席就拍拍明海大和尚的肩膀,他说你刚才说的那个打坐,确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希望你们要把这个传统继承下来,发扬光大。他说我有一个经历,打坐的一点经历。说他在大炼钢铁的期间,胃出血不止,看了很多医生,也治不好。后来有人告诉他,静坐一定能治好这个病。江主席说那个时候为了治病就照这个方法去做,天天坐,坐了三个月,胃出血这个病就好了。这可以说是国家主席亲自讲的话,君无戏言,那一定是他亲身的体验,而且是有效果的。我想他在那个期间一定做到了心如墙壁,没有达到心如墙壁的这样一种状态,想要治病是不可能的。所以各位一定要有信心,继承人类几千年留下来的这样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一份精神财富是无价之宝,全世界的人都在追求这种境界。

  东方文明的结晶是什么?是向内看,就是返观内心。而西方文明是向外看,向外看的东西没有力量,向内看的东西才有力量。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蕴藏着无尽的宝藏。这个宝藏怎么样才开发得了呢?就要靠戒、定、慧来开发这个宝藏。其中,定是一个中心环节。人只有这个心稳定下来了,心安定下来了,持戒才有可能,开智慧才有可能。持戒是什么呢?大家不要把这个戒看得那样的残酷,戒不残酷。戒就是我们人生的道德准则、道德行为。我们能够守法,也是持戒;我们能够遵守单位的规章制度,也是持戒。怎么样才能做到不犯戒呢?那你必须有一个非常稳定的,安详的心态才能做到。你的心态不稳定,不安详,你时时刻刻被外界的色、声、香、味、触、法六尘所引诱,一会儿想到要到歌厅去,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想好吃的,想好玩的,就没有想到我们要怎么样把自己无尽的宝藏开发出来,能够泽被苍生。所以东方的文明,中国的文明,印度的文明,是强调来开发我们本身具足的无尽的宝藏。

  现在西方的心理学、生命学,也在研究,说人类的智能,我们能够利用的和它所蕴藏的,这个之间,好像有个比例,我说不清楚,还是很悬殊。我们能够开发利用的我们的本自具足的智能不到百分之十,还有百分之九十没有被开发出来。这是西方用科学的方法来分析人脑智能的储藏情况。那么用佛法来说,我们一般的人所用的心完全是妄想分别的心,根本没有接触到智慧的边缘,都没有到达。因为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分别的心所认识的事物都是被扭曲了的事物。只有无分别的智,它认识的事物才是事物的本来面目。所以说,佛教告诉我们这些方法,就是要我们来排除那些妄想,开发本自具足的智慧。

  打坐是其中最根本的方法,打坐就是修禅定,就是开发智慧最根本的方法。我们如果是说有一些人打坐有一点经历,你就会感觉到我们每天有一定时间来练习,坚持坐下去,最起码你的身体会好;其次,你的思路会很清晰;第三,在一些外在的东西的引诱面前,有力量,或者说初步有力量去抵制。这是一些最起码的效果,有了这些最起码的效果,那些深层次的效果慢慢就会随之而来。这样的效果,多长时间会有呢?坚持一个月就会有。坚持一个月每天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取得这个效果呢?我想每一次打坐最低不能少于半个小时,一般工作很忙的人,年轻人每一次也不要超过一个小时。

  (对某营员说)身体要坐正,不要你觉得疼就不按这样去坐,那会对你的身体不利。不管怎样疼,你坐的姿势不要改变,坐的姿势改变了,对血液循环不利。你老是坚持不了,到那个时候,就想改变一个姿势,那还是没有毅力的表现。虽然你的腿没有动,但你的姿势动了。毅力是什么呢?毅力就是锲而不舍,认准一个地方,老在那个地方,钻木取火,不能在这个地方动一下,那个地方动一下。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定的表现。工作忙的人,每一次不要超过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也可以,一个小时也可以,再不要超过这个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就会坐久成痨。因为最佳的状态是在入坐以后五分钟。入坐后五分钟,到十分钟,到十五分钟,二十分钟那是最佳状态。二十分钟以后,如果腿子疼,初学的人那心都乱了,坚持不住了,那个时候状态已经不行了,所以不要勉强。那么坐的时候是不是一开始就要达到半个小时呢?我想也不必。但最少你要以十分钟作为一个开始,要求我在打坐的时候,第一周每一次坚持十分钟不动摇,第一周,一定要这样坐,让这十分钟坐下来非常轻松,有非常良好的感觉,这样才有信心去做,你才觉得有味道。那么到了第二周的时候,干什么呢?你就再加五分钟,坐十五分钟。第三周,第四周,第五周,坐到第六周,半个小时下来很轻松,你就在那个半小时的基础上去坐,起码三个月,五个月以后,你再慢慢加到一个小时。

  这样我们坐的时候是讲究什么呢?讲究怎样来收摄我们的身心,讲究怎么样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心理状态,不至于对打坐这件事产生畏难之心,失去信心。我想我这种方法对于每一个人都是适用的,大家可以试一试,看是不是从入坐以后五分钟是最佳的精神状态,可以自己试。这个虽然不是技巧问题,只是一种数量上的把握,但它非常的重要。

  现在是十点差五分,我们坐二十分钟怎么样?好不好?大家都不能翻腿子,二十分钟。是不是有监香的人,看哪个翻腿子,就供养他一香板,到十点一刻结束。刚才是十五分钟,现在是二十分钟。大家都做好准备,可以把腿子松一松,揉一揉,然后再坐好,包好。希望你们今年冬天来这里参加打禅七。(掌声)看来大家很有信心,这么鼓掌。冬天打禅七,可是五个七呀,五七三十五啊,你们可以打一个七嘛,我们将来可以适应大家的需要,搞禅三,三天,然后,禅七,打七天。五个七呢不一定是一个人坚持完,五个七可以是五班的人。有人愿意坚持五个七的当然更好。现在应该说我们这个条件改善了,这个地方如果坐上二百人到三百人,那非常的好。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将来来打禅七。还给两分钟的时间,大家作准备。每个人在盘腿时都下一个决心,我决定在这个二十分钟之间不动,提出个要求。盘腿要盖的时候,你就把膝盖盖住,盖好膝盖。不要盘太宽了,盘太宽了,和别人坐在一块,把别人的位置都占了,侵占了别人的领土。下面大家开始打坐。(禅坐二十分钟)

  有几个人动过,动过的举手。一、二、三、四、五……(男生举手的多,女生举手的少),女众的毅力比男众强。男众毅力差,这是什么道理?女众本身的痛苦比男众多,她能够忍耐。做母亲的人,痛苦多不多啊?(营员回答:多)母亲有慈悲,有宽广的胸怀,能够拥抱一切,她非要有毅力,没有毅力做不到。男众相对来讲要差一点。大家可以放松放松,下面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某营员:尊敬的上净下慧大和尚,您好。打坐的时候我的腿倒不疼,我的腰一直很疼,我想问一下是什么原因。

  净慧老和尚:腰疼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你的坐姿不对。如果说你过分地强调要把腰挺得直直的,腰也会疼,这个是姿势的问题。或者你的腰没有挺直,它也会疼。那么要怎么样从姿势上要求腰不疼呢?就要顺其自然,自然挺直,背后不能垫高了,但也不能不垫。你腰疼多长时间了?是不是从前都打坐啊?(答:八九个月)那还是没有习惯的问题,习惯了就好了,不要把它看得太严重。暂时出现的现象不要紧张,一定要做到自然挺直。坐下来活动活动,既然是打坐,既然是修行,肯定在初开始的时候不会是那么舒服。都那么舒服的话,那这个老佛爷就不会讲那么多的话,要我们修行,要克服怎么怎么样的困难了。修行肯定是有很多困难,因为任何一件事要做成,包括世间的事,哪一件事不付出辛勤的劳动呢?都是辛苦换来的成果,所以我们思想上要有准备,准备迎接我们心理、生理的挑战。心理的挑战就是意志薄弱,生理的挑战就是怕苦怕累,要做好这个准备。也要准备迎接外界的挑战——你年纪轻轻的学什么打坐啊你?你吃饱了撑的!(众笑,鼓掌)因为他们不理解,很多人不理解这个事情。如果我们年轻人能够把打坐形成一种社会风气了,对我们这个社会会有很好很好的作用。我们的心不会那么浮躁,心不浮躁,事业成功的希望会更大。所以希望把这个形成一种风气,我们可以把打坐的这些宗教方面的要求淡化一些,把精神方面的要求,身体方面的要求强化一些,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来接受这种方法。如果宗教方面太浓,人家接受不了。说打坐可以了生死,一般的人一下子接受不了。我们就以锻炼意志,锻炼毅力,强化我们的身心素质,从这个方面来要求,大家都接受得了。所以我们有一些信仰比较虔诚的朋友,你要引导别人来接受打坐这种训练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淡化宗教要求,多讲提高素质,锻炼意志和毅力,使我们的身体更加健康,从这个方面来讲。某营员:尊敬的上净下慧大和尚,我想请问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调节饮食对于静坐非常重要,但是我碰到一个矛盾,就是我觉得好像吃饭不是吃得很饱的时候,气机比较通畅,打坐的时候坐起来比较定一些;但是平时我学习任务非常重,如果吃得比较少,学习起来脑力不足,有时候吃得多了,念书的时候就精力充沛,但是打坐时感觉就差一些。第二个问题就是打坐的时候感到腿很疼,如果不去管它,专心致志地坐下去,是否一定能够克服它。第三个问题是,我在初接触佛教时发心很猛利,可是后来心慢慢地懈怠了,我想请问您,有什么方法可以使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地发起菩提心?

  净慧老和尚:现在是三个问题,发心是一个问题,调身体是一个问题,调饮食是一个问题,我们先从最后一个问题来讨论。发心呢,就是我们做任何一件事的动机是什么,你为什么做这件事。比如我们为什么参加夏令营?你一定是有一个动机有一个目的、有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可能是多种多样的。如果说我们的要求或目标远大一点,可能在夏令营里收获会多一点;如果这个目标要求很简单,这个庙里我没有呆过,这个和尚没有接触过,夏令营是怎么回事,我去看看。如果抱着这种心态而来,可能收获就会少一点。因为这样一个目标很容易就达到了,你住上半天,或者顶多住上一天就可以了,再住下去就觉厌烦了,和尚的生活不过如此,夏令营也是不过如此,天天是粗茶淡饭,睡觉蚊子还很多。如果我们志存高远,我就是要来磨练自己的意志,锻炼自己的毅力,训练我的这种身心素质,要从这个要求出发的话,那么这七天他会很认真地做每一件事,很认真地坚持每一项活动,按照规范的要求来完成。因为这每一项活动都和自己目标是一致的,这可能是一般人都有的要求。再其次,有一些有信仰的朋友,他会知道发心的意思是什么,发心就是要发菩提心,菩提心是什么呢?菩提心是求觉悟的心,是度众生的心,是尽未来际,在生死苦海中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无悔无怨的心。如果要发这种心的话,那就什么问题,什么困难他都克服得了,这是一个大目标。大家记住,我说的是在生死苦海中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无悔无怨,这个很难了。这就像地藏菩萨的愿力一样,像观音菩萨的愿力一样,你发了这样的心,什么腿疼,什么腰疼,什么蚊子咬,什么睡得很拥挤,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小的困难而已。

  所谓发心呢,从佛教的要求,从学佛的要求,从大乘佛法的要求,从禅宗的要求就是要发这种心,在生死苦海中,不是到极乐世界去啊!是在生死苦海中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无悔无怨,这是佛教的根本精神。我想佛教的根本精神不是叫大家都到极乐世界去,都到极乐世界去,我们这个人间的苦难谁来救济呀?虽然说我到极乐世界去还要返回来,倒驾慈航,乘愿再来,但是往往它会把人引向独善其身那样一个目标。所以发心呢,一定要发菩提心,发无上菩提心,像我刚才所讲的那个就是无上菩提心。

  其次讲到腿子疼,管还是不管?这个属于调身体的范围,腿子疼还是要管,因为你不管,疼是很现实的,所以就一定要有个方法去调。这个方法是一些操作层面的事情,比如说我刚才讲到从十分钟开始,要求一次能坐到十分钟,慢慢在这基础上经过若干时间加到一个小时,这是调的一种方法。第二个方法,比如说现在只能够单盘,还不能双盘,那不妨从单盘开始,单盘能够坚持一个小时,以后慢慢再来练双盘,这是第二个方法。第三个方法,不管你是十分钟也好,一小时也好,你一定要注意保护你的腿子,你坐一分钟也要保护它,不要让它受风。腿子如果受了风,风钻到骨头里边去了,你再想打坐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腿一拿上去,一弯过来,就弯不过来,它就疼,疼得你难忍、难受,所以一定要保护这个腿子。冬天包上毯子,夏天包上毛巾被,要避风,要让人面对风坐,不要让风从左右后面吹过来,风一定在前面,面风而坐。因为我们这个脸,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迎风前进,它不怕风,人的前部不怕风,我们长期的生活锻炼养成了这样一种功能。所以你打坐的时候也是面风而坐,这样你一般不会出毛病。左右和后边没有这种锻炼的经历,所以一吹了风你不知道,等你知道了,到骨头里边去了。在家里打坐也是如此,在家里打坐如果是门和窗,你就要对着门窗,即使门窗是关着的,你也对着那边,因为门窗关着不见得门缝就没有风,它还是有风。这也是调身的一个方法。所以腿疼不要不管,你不管,这个心静不下来,但腿一定要练。我刚才说了你一天可以从十五分钟开始,并不是说在十五分钟以外,或者早晚加到一起半小时以外,再也不去练,还是可以练。比如说你坐在那里看书,你可以把腿子盘起来,你坐在沙发上,沙发宽一点,你也可以把腿盘起来。这样你长期地训练,把软组织能够使它宽松的,有些绷得很紧的筋能够使它慢慢拉长了,慢慢拉长了以后,腿子就不疼了。现在疼是什么?是那个筋绷得很紧,还没有拉长,那个血液就在筋里边胀着疼,主要是那个疼。

  再讲到吃饭,就是调饮食,吃得饱或者说吃十成饱和吃八成饱,对身体的营养应该说没有大的影响。现在都讲要减肥嘛,如果说每餐都吃七八成饱,那你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身体,不会像我们那位一样,那位就太胖了,你贵姓?姓任,你今年多少岁?二十一,你这个体型与年龄不成比例。你多拜佛,多打坐,多吃蔬菜,不要吃肉,就会慢慢地把你的重量降低下来,就能减肥。这个打坐呢,在饮食方面说,两种情况下不宜打坐,刚吃饱饭你不要打坐,吃饱饭一个小时以后你再打坐;第二种情况,饥饿难忍的时候你不要打坐。所以太饱太饥都不适合打坐,就是在半饥半饱的情况下,最容易进入状态。记住这个,这个也是调。这是从食量方面来说,从食物的选择方面来说,打坐不宜吃油腻的东西,不宜吃对肠胃有刺激性的东西,比如葱、韭、大蒜、辣椒不宜吃,因为它有刺激,它一吃了以后,你定不下来。第四,那些已经陈旧了的食品,比如家庭里边剩饭剩菜,不是在冰箱里保存的,带馊味了,那千万不要吃,吃了以后对打坐不利,一定要吃新鲜的食品。上面所举是不宜的食物,它可能会导致你的一些宿疾,就是以前有什么病,会导致它又会爆发。大概从这三个方面来解释这个问题。下面还有哪位有问题,举了手,话筒在后边。

  某营员:尊敬的上净下慧老和尚,我说说打坐中的感受,我打坐时有时会觉得身体要爆炸了,或者是有些非常恐怖的状况。后来通过看书知道这是一种幻,我就不执着它,但是慢慢的它就没了。我想问一下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净慧老和尚:打坐叫做用功。功是什么呢?气功就说功是功法。功有个功法,打坐也有个坐法,参禅有个禅法。意思就是说,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不管别的,在这个方法上抓住方法不要放。在方法上用心,在方法上用功。那初步来说,就是心如墙壁。虽然你有一个念头,一个方法,那对其他的杂念来说,你的心已经达到像墙壁一样。你能够做到这个样,其他的一切问题都能够解决得了。比如说那些幻觉、幻听、幻视,那都是我们内心的一种反映,在用功过程中的一种反映。如果你做到心如墙壁,那些境界出现了,你不要去理它,你一理它,就随妄想跑了,随幻的东西跑了,你就把你的方法丢掉了。所以在用功还没完全打成一片的时候,一定不要丢掉方法,能够不丢掉方法,你就慢慢地可以达到绵绵密密,打成一片,到达了这样的境界,你就能真正做到心无二用。但是不要满足,还没有做到桶底脱落,做到了桶底脱落,那就是开悟了。开悟了以后才只是真正修行的开始,开悟就是见道嘛,见到了修行的道路,见到了你所要达到的目标的境界,那个时候你会更有信心去修行,你也知道如何去修行。

  某营员:我在打坐的过程中出现胸闷的现象,不知是什么原因,应如何对治,请老法师慈悲开示。

  净慧老和尚:胸闷就是你的呼吸没调好。昨天明海大和尚也讲了,这个息有四象:风、喘、气、息。胸闷就是你的呼吸在喘上面,出入息不均匀,或者是太快,或者是太慢,或者是太长,或者是太短。你希望这个呼吸能够一步到位,做不到。以为好像一吸气就希望能够吸到丹田,出息也希望能从丹田引出,一步到位到不了,要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你在调呼吸的时候,数呼吸的时候,随呼吸的时候,一定要顺其自然,不能过分地去要求它,你过分地要求它,就会有胸闷气短这样一些后果。如果长此以往,你就会对修行丧失信心,没有力量去坐,所以希望在调呼吸,或者念佛、诵经的时候,一切要顺着你本身生理素质的要求,顺其自然。

  某营员:尊敬的净慧法师,我以前没有打过坐,以前我都是静坐。静坐的时候,我觉得我观察我的第八识很容易达到定的状态;但是我打坐的时候总在和腿打架,心不能静下来。我就想问一下,为了修行的话,只静坐不打坐行不行?

  净慧老和尚:因为盘腿静坐这种姿势是和我们所用的这些方法是一致的。因为一个人只有把脚和手都真正按照传统方式的要求调整到这种位置,人的心才能够真正收摄,凝聚在一块。因为诸佛如来成道,都是以这种姿势。所以如果想修行,而且也能够盘起来,看来你的年龄也不是很大,身体也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还是慢慢练打坐这种方式,会对你有好处。在转换一个姿势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些不同,因为原来就是垂腿静坐嘛,也许可能会容易进入那种状态。如果你把打坐练好了,经过一段时间,它同样会有更好的效果。至于你说能够观第八识,我想大概不太可能,还是观察你当下这一念,这个最实在。这一念是什么呢?从第一识到第八识都在其中,但它最现实的可能是我们的第六意识,是这个东西。

  问:净慧法师您好,我想问的问题就是,您刚才讲,心如墙壁,然后又提到应该关注两个念头之间,我想知道具体的方法是怎样的?

  答:我刚才也讲到,就是当下这一念,你要观察到其他的念头不插进来,你这一念就像墙壁一样,任何东西都进入不了。我刚才也说到,这是一种方法,这个不是究竟,它还是有一念在,但这种方法是必须经过的,不经过这种方法,安心不可能。当下一念就是前念已灭、后念未生那一念。好,今天上午跟你们交流分享就到此为止。(完)

-----------------------------------------------------------------------------------------------------------------

更多净慧法师佛学内容

-----------------------------------------------------------------------------------------------------------------

转自五明学佛网 http://wuming.xuefo.tw